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通知公告 新聞動態 遺產名錄 政策法規 學術論壇 媒體關注 關于我們
走進遺產 傳 習 所 傳 承 人 申報指南 項目產品 圖書雜志 聯系我們 點擊排行
地方頻道: 吉林市、四平市、遼源市、通化市、白山市、松原市、白城市、延邊州
  首頁--傳承人--傳承人省級
 
何世環講《尼山薩滿》
加入時間:2013/11/15 瀏覽次數:5470

歷史淵源:

滿族說部,是滿族及其先民傳襲古老的一種民間長篇說唱藝術。滿語稱“烏勒本”,漢意為傳或傳記之意。滿族各氏族對“烏勒本”如數家珍,都凝結和敬藏著精彩的“烏勒本”傳本。滿族講唱說部靠口耳相傳,主要在氏族內代代承襲。大多用滿語說唱,清中葉后滿語漸廢,多半用漢語夾雜滿語講唱。民國以后,在多數滿族群眾中已將“烏勒本”改稱“滿族書”、“家傳”、“說部”等名稱。

滿族說部的形成與傳播,植根于歷史悠久的“講古”民俗沃土之中。除有講唱宇宙和大地生命形成期的創世神話《天宮大戰》和族源發軔神話如《烏布西奔媽媽》,以及產生于靺鞨時期的《白馬銀鬃》、《比劍聯姻》、《紅羅女》外,大量說部精品為遼金以及清代滿族諸姓珍傳的巨著,如《蘇木夫人傳》、《忠烈罕王遺事》、《女真譜評》等。金代說部傳世較多,與金代完顏氏家族上層集團極力提倡與重視女真文化有關。進入明清以后滿族諸姓氏遷徙、動蕩、分合頻繁,使各個氏族都無法選擇地交織在波瀾壯闊的歷史漩渦里,涌現出眾多的英雄人物和業績。滿族及其先民憑借著自己對善惡美丑的感受和世態炎涼的審視,以豐富的想像力談古論今,頌祖講祖,萌發和產生出更多傳流后世的“烏勒本”精品,如《金兀術傳》、《東海沉冤錄》、《順康秘錄》、《薩大人傳》、《飛嘯三巧傳奇》等。

滿族及其先民將“說史”、“唱頌根子”的說部藝術“烏勒本”,推崇和升華到神秘、肅穆和崇高的地位,考其源,同滿族先民所虔誠信仰的原奐宗教薩滿教崇拜觀念,有十分密切的關系。滿族以講唱氏族英雄史傳為中心主題的說部藝術,是依照傳統的宗教風俗,對本氏族英雄業績和不平凡經歷的謳歌和禮贊。滿族世代祖先崇拜的“頌祖”、“講祖”禮俗,承繼不衰。乾隆十七年(1752年)頒布《欽命滿洲跳神祭天典禮》,規范了薩滿祭規,薩滿祭祀主要以家族祭祖活動為主,把祖先崇拜推向高峰。隨著歷史的推進,各氏族在集體智慧的潤染滋育下,贊文日益豐富擴展,情節亦愈加凝煉集中,使之逐漸升華為長篇祖先頌歌,即“烏勒本”。

基本內容:

由于滿族創制本民族的文字較晚,應用的時間也不長,所以來不及把民間講唱的“烏勒本”用文字記錄下來。最早見諸于文字記載的是《天聰九年檔》和《滿洲源流考》中關于族源神話“三仙女”的傳說。十九世紀末,俄國人在我國黑龍江流域搜集到滿文手抄本《尼山薩滿》,后在莫斯科出版。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吉林省學者富育光等人開始調查滿族說部,收集到有關說部和傳承人的大量資料,并在他的專著《薩滿教與神話》中首次發表了滿族先世黑水女真人創世神話《天宮大戰》的片斷,引起國內外學界的轟動。此片斷已被日本、韓國、意大利、德國、美國等翻譯發表。

滿族說部代代口耳相傳,是群體天才創作的代表作。

滿族說部,從內容上可分為四種:

一、窩車庫烏勒本:俗稱“神龕上的故事”,由滿族一些姓氏薩滿講述,并世代傳承下來的薩滿教神話與歷世薩滿祖師們的非凡神跡和偉業,主要珍藏在薩滿記憶與一些重要神諭及薩滿遺稿中。如《尼山薩滿》(即《音姜薩滿》)、《天宮大戰》、《烏布西奔媽媽》等。

二、包衣烏勒本:即家傳、家史。如《扈倫傳奇》、《東海窩集部傳奇》、《順康秘錄》、《女真譜評》等。

三、巴圖魯烏勒本:即英雄傳。這部分說部內容很豐富,如《老將軍八十一件事》、《薩大人傳》、《兩世罕王傳》、《忠烈罕王遺事》、《飛嘯三巧傳奇》、《雪妃娘娘和包魯嘎汗》等。

四、給孫烏春烏勒本:即說唱故事。這部分滿族說部主要以各氏族長期流傳的歷史傳說中的人物為主,如《紅羅衣》、《比劍聯姻》、《白花公主傳》、《姻緣傳》等。

主要表現形態:滿族說部由一個主要故事主線為軸,輔以數個或數十個枝節故事鏈為緯線,環環相扣,構成錯綜復雜、生動感人的長篇巨著。

說部多為敘事體,以說為主,夾敘夾議,或說唱結合,活潑生動,并偶爾伴有講敘者模擬動作表演,可增加講唱的濃烈氣氛。說唱時多喜用滿族傳統的蛇、鳥、魚、狍等皮蒙的小花抓鼓和小扎板伴奏,情緒高昂時聽眾也跟著呼應,擊雙膝伴唱,構成懸念和跌宕氛圍,引人入勝。常選在隆重的祭禮、壽誕、慶功、慶豐收、婚嫁等氏族圣節中,長幼分等序圍座,聆聽故事。一般情況,在某個固定場合連續講十余天,甚至月余。新中國成立前后,說滿語的老年人漸少。黑龍江省孫吳縣四季屯78歲的何世環老人,能用流利的滿語講說部《尼山薩滿》,這是在滿語漸消失的今天,保留下來的活態的滿族文化遺存,十分可貴。

作品:

目前已采錄講述滿族說部的錄音帶500余盤,搜集到傳承人講述提綱、手稿600多萬字,拍攝各家族傳承人講述說部的實況錄像帶20余盤。

基本特征:

1、滿族說部是以口頭形式產生的,講唱內容全憑記憶。最初助記手段常佐以刻鏤、堆石、結繩、積木或簡單的形象繪畫等方法。古人望圖生意,看形想事,觀畫講古。到清代以后,有了滿文和學習漢文,才有了講述提綱和薩滿祭祀時贊頌祖先業績的神諭。但多數不用文字書寫,因屬祖先遺事,書成文字恐外泄,濫放流失,均視為對祖先的不敬,因而保持了說部的口頭性。

2、因說部是族史,是本氏族先祖英雄業績的贊頌,所以,講述人都是本氏族中的薩滿、穆昆達或德高望重有文化的老人。在本氏族中選有血緣關系的后生承繼,一般是祖傳父,父傳子。傳承的方法也是口耳相傳,心領神會。千百年來,滿族的各個姓氏依憑家族傳襲的方式,將祖先英雄史自行傳述和利用譜牒、神本子簡要保存下來,保持了傳承的單一性。

3、各氏族講唱“烏勒本”是非常隆重而神圣的事情。講唱之前,要非常肅穆地從西墻祖先神堂上,請下用石、骨、木革繪成的符號或神諭、譜牒等,焚香、祭拜。講述者要梳頭、洗手、漱口,聽者按輩份依序而坐。講畢,仍肅穆地送回西墻上祖宗匣子里。講述說部始終保持著嚴肅性。

4、滿族講述說部是與本氏族族系活動緊密相聯。說部中講述祖先過去的事情,有嚴格的歷史史實的約束性,不允許隱飾,更不允許胡編亂造,是族史、祖史,是對祖先虔誠的贊頌。因此,講唱說部是非常崇敬地視為培育兒孫的氏族課本和族規祖訓。講述說部的主角和“創作者”,全是本部族卓有名望之文化人,講述環境正如前所述,有嚴格安排,并有極嚴格的內向性和宗教氣氛。

5、滿族說部和其它口頭文學一樣,也有變異性。說部是本氏族群體天才的創作,講述內容根據傳承人的理解和認識不斷加工、升華,它凝聚著一代一代人的集體智慧。隨著時代的前進,氏族的繁榮,分出各個支系,每個支系都有自己的傳承人,所以講述內容時有變化。不同的支系在不同的地域,出現了不同的版本,這是很正常的現象。

主要價值:

滿族說部講述先世各個氏族的興亡發軔、征戰遷徙、拓疆守土、漁獵生活、英雄頌歌,也就是人們所說的“族史”、“唱根子”、“先人昨天的故事”。這些輝煌的內容,滄桑的經歷,不朽的宗功,就是一個氏族充滿血淚、苦難斗爭的歷史。說部對這些生動的描寫,細致的記述,很多事實都是鮮為人知的,有的記述匡正史誤,補充史料之不足。說部所講述的不只是一個氏族的族史,也不局限某一個歷史時期的事件。如果把各個氏族的說部都集中到一起,就是整個滿族及其先世的歷史。它那恢宏的氣勢、浩瀚的內容,為我們展示了千年間無復可見的歷史畫卷,提供了各個時期活生生的人文景觀。因此,滿族說部具有見證歷史的特殊價值。

滿族說部之所以能夠世代傳承誦頌,因為它具有獨立情節,自成完整結構體系,人物描寫栩栩如生、有血有肉,故事曲折扣人心弦,語言樸素、生動,具有感人至深的藝術魅力。滿族說部的發現,無疑填補了中國文學史、中國民間文學史、滿族文學史的空白。特別是滿族說部中創世神話《天宮大戰》等反映了原始先民與自然力的抗爭,歌頌了三百女神與惡神驚心動魄的鏖戰,是我國史前文化最重要的遺跡,是世界神話寶庫中不可多得的瑰寶,它完全可以同世界諸民族的古神話相輝映,相媲美。不僅如此,滿族說部中的史詩《尼山薩滿》和具有六千行的薩滿史詩《烏布西奔媽媽》,以北方民族的獨特語言,包羅萬象的內容,恢宏的氣勢,具有很強的震撼力,是我國和世界各國學術界研究滿族及其先民歷史和文化的一把鑰匙,具有特殊的價值。

同時為我們展現了滿族及其先民等北方諸民族沿襲彌久的生產生活的景觀、五光十色的民俗現象、生動的薩滿教祭祀儀式、浩瀚的天文地理、動植物知識,對于了解和研究北方諸民族的人文學、社會學、民俗學、宗教學都是大有裨益的。滿族說部是北方諸民族的“百科全書”。

滿族說部的搶救,重新展示了久難見到的仍活在民間的活態滿語形態,這無疑又是對世界滿學的一大貢獻。此外,在滿族說部中,還大量保留著環太平洋區域古老民族與部落的古歌、古謠、古諺,極大的豐富了世界文化寶庫,故而具有世界文化意義。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吉林市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吉林省梨樹縣地方戲曲劇團… ·吉林省文化廳 ·吉林省文化信息網
·廣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所 ·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 ·江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 ·海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蘇州非物質文化遺產信息網
·內蒙古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 ·廣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網 ·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 ·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 ·寧夏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網
 
版權所有  吉林省藝術研究院 吉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吉ICP備09007276號
二八杠技术